我是一个想法很多,且必须要生活在创意和自由度中的人,所以生活对我而言的意义,更多的是如我所愿,然而现实往往限制多过随心所欲。这不光体现在工作和日常的生活中,甚至在买房子这件事上也是一样的。? 这就是为什么这一次阿吉玛陪我摆弄家里现有的家具,对我有从一种从内到外的疗愈。 ? 我曾经设想过,我的房子可能是像英国乡间的别墅,就像阿加莎笔下的神探马普尔小姐一样,生活在乡间,适当社交,又能为身边人提供心灵支持,院子里可以种很多绿植,猫狗可以自由出入玩耍,而我可以随时在花园晒太阳,也可以和亲爱的家人独守在这一片天地中,离开喧嚣隐匿于世。 ? 这是我的一个终极梦想。小时候,我其实对于空间只有懵懂的意识,因为那个时候,父母是整个家庭的主宰者。我和父母的关系似近实远,大家住在一起,却没有深度的沟通,我更多地是一个依附者。在那个时候,我想要的是一个可以不用察言观色随时安放自己压力和孤单的空间。 ? 来到上海后,独居的要求被满足了。但是常年寄宿于群租空间,房间陈设有限,我更多地适应那个空间的格局,凑合生活,凑合吃饭,凑合独居,对生活没有太多的想法,也不知道生活其实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。 那个时候,对空间的梦想,就是能够有一个好好吃饭的厨房,有很多的小家电,可以不用点昂贵的外卖也可以吃到好吃的东西;有一个可以随意练习功法,看电影,放松做自己的空间,我不需要无意义的社交,因此客厅可以放一边;我的卧室一定要被绿植和我喜欢的东西包围保护,阳台要种满各种绿植,同时也要随时可以见到外面的阳光和自然风光……我期待着未来有实现梦想的那一天。 ?我身上有一个特点,我喜欢把在当下生活中被压缩的需求,投射成远方被无限放大的梦想,这让我对生活抱有期待,却也加剧了对当下生活的不满意和失落,有了一种不安于室的骚动。 ? 随着年龄的增加,我不得不意识到,那梦想中的大都市格子间,或者远方的乡村别墅,都有可能是一场镜花水月。于是在深夜的焦虑下,我买了现在这个小公寓。 ? 不是在大都市,但的确是小公寓,还是一字型的。不过好在满足了我需要厨房、通风、采光的要求。因为财务限制,我没有能力照着过去的想象进行大改动,我甚至没有买一件家具的能力。 ? 这让我很失落,觉得生活并没有发生实际的变化,我依然是那个必须去适应现有条件的人。我一次一次地改变整个家庭的格局,适当在打折扣的当下,摆出一个让我自己少量满意的格局。 ? 但是这种变化的空间非常有限,没过多久,我就会感觉到挫败和空虚,这更加催生了我未来有钱一定要把房子大扔大改,甚至再买一个房子的想法。不甘心哈! ?后来我想到,阿吉玛不是空间疗愈师吗?还是古建筑修复师,那她必然比我会懂如何设计整个空间,于是我便请教她,表示愿意付费,正好也帮她开发一个新的业务渠道。 ? 当阿吉玛笑纳这个请求后,我就迫不及待地拍摄视频,和她分享我对现有空间的感知以及改造的想法,好像因此也再度点燃了我对家的期待和愿望。 ? 阿吉玛很忙,有时候回得不及时,但是每次我们聊天的三言两句,都会给我很大的动力去变动一下家里的样子。 ? 第一次拍完后,我自己就发现猫咪的用具放在大厅挺杂乱,我调整到了阳台,让客厅多了一些整洁和宽敞。 ? 第二次阿吉玛和我说,办公桌(原来的饭桌)放在阳台最好,因为那里是整个家光线最好,风水最好的地方,而办公桌是我工作的地方,我在那里可以和天地能量互动。 ? 我不以为然,毕竟一开始房东就把桌子放在了这里,让阳台一点也不空旷。但是,当下办公的地方的确让我打不起精神,于是我就顺从了阿吉玛的建议,之后果然感受到了一种生气。我于是由衷地佩服阿吉玛对空间的驾驭力,我是基于对当下的不满去使用这个空间的,但是她是基于当下空间的可能性和能量格局,来找到它和人互动的最优解。 ? 每一次我调动一些,我就会开心地发给阿吉玛,她都会大呼惊叹。一开始我觉得她只是惯于美言,但好话谁不爱听呢?于是我摆弄起来也更积极了。 ? 后来我意识到,她的接纳和肯定让我愿意在当下这个空间当下这个条件的层次,去欣赏这个家,去重新看待这些家具,找到和它们链接相处的方式。这既是这个空间的愿望,其实也是我自己的愿望,人总是要被欣赏才愿意展现自己,空间又何尝不是呢?而我自己恰恰在无意识地重复创造限制和否定,却又为此所累。 ? 她的语言中既有对当下空间美好的欣赏和发现,也展现了她深厚的专业功底。她能够客观地看见空间,也能够知道空间的能量和风水,可以怎样满足人的需求,就像她建议我把桌子挪到阳台一样。 ?随着在阳台办公投入度的增加,我也开始在其他的布置上感受到了更多的灵感和可能性。比如我把电视柜变成了书柜,然后在旁边放了一把椅子,靠着放经书和水晶的置物架,在大衣柜的遮挡下,自有一股放松和安静补给的能量,虽然不是一个大书房,却很当下地让我愿意坐下来阅读。和阳台办公需要的“动力”不同,这里更多的是一种安静的收纳和放松。 ? 我把茶几从沙发旁边移到了原来靠近厨房的墙厅一角,那里成了我休闲吃饭吃零食的地方,还可以随意躺倒。沙发后来成了我随时随地午休的地方。因为我的猫习惯和我在一起,但又要保有那一点点的空间,我在任何一个我久坐的空间都为它特别准备了一个适合它的位置,比如沙发边【书言塔罗星座院】公众号:shuyanxz的贵妃椅,比如阳台的地垫和猫抓板。 ? 原来无处安放的椅子都有了自己的位置,原来无处安放的大件也有了自己的作用,我的创意也小小地流动在了这个转换能量的状态中,我感受到了更多自在和如意。 ? 这一次,我在这个空间中感受到了更多的安住,阿吉玛显然也发现了这个互动。我自己的觉察当然更深刻,我知道我看到了一种新的和自己相处的可能性,在当下的生活中找到更多容纳自我、更多自由的方式:那就是更多地欣赏当下的可能性,去在当下耕耘,在这个基础上,去创造看得见的,满足而充实的人生,而不是永远去追逐一个求而不得的梦想。 一次疗愈就这样神奇而无声地在我和她的互动中开始,流动,又告一段落。外在并没有发生实质的改变,改变的是我和自己,我和空间打交道的方式,能量流动了,看似无解的局面也就自然地改变了。 ?疗愈师介绍?? 阿吉玛 空间疗愈师 老建筑修复的文字记录者我是阿吉玛,来自台湾的空间疗愈师。空间疗愈,像是一场和朋友间的谈心对话,我感受着空间中存在的情绪能量,在特别纠结、淤塞的空间中进行能量的梳理,重新平衡整体空间中的能量流动,建立新的空间气息与能量氛围,让空间中的人们,活动其中时更安稳自在。 曼珠与曼珠庄园生命疗愈行者空间疗愈和房子谈恋爱 空间疗愈|整个空间的能量和谐共振 空间疗愈你在的地方,就是家 空间疗愈反馈|一切美妙的事情都在自然而然发生
【书言塔罗星座院】公众号:shuyanxz